渭南13岁少女KTV陪侍 被“同事”打坠楼6处骨折十


更新时间:2021-09-24

  父母离异不去上学已经不幸了,13岁的年纪又沦为KTV的陪酒少女。而由于面容姣好歌又唱得好,抢了同行的生意,在被8人群殴后,柳午夷(化名)从3楼坠下,导致全身6处骨折,14颗牙齿脱落。8月2日,开屏新闻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8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逮捕。而组织未成年人陪侍者也被警方控制。

  截止到8月2日,柳午夷大大小小已经做了7次手术。2021年7月8日,是她14周岁的生日,由于口腔多次手术不能进食,母亲只能给她买了一杯西瓜汁。目前她仍然左脚踝骨和右大腿感染,医生说如果不好后果将不堪设想。

  噩梦是在6月12日开始的。当天早上约7点钟,刘海英突然接到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120的电话,医生在电话中告诉刘海英“你的女儿病情很严重,请尽快到蒲城县医院重症监护室来”。等到刘海英赶到医院后,医生让刘海英签字,说柳午夷要切开气管,不然有窒息的可能。

  在这里刘海英才了解到,女儿全身6处骨折,包括整个口腔粉碎性骨折、颈椎骨折3处、右大腿骨折、左脚跟粉碎性骨折 。“全身的血都流了一半了,失血太多骨折太多,可能会引起血栓”,8月2日,刘海英告诉开屏新闻记者,她初次来到医院时了解到的情况叫她几乎崩溃。

  一天一万元钱的医药费都是从亲朋好友处借的,虽然花了很多钱,但是孩子的伤情还是难以控制。从6月13日到7月18日,记者从刘海英的朋友圈看到,她将孩子的水滴筹在朋友圈发了89次,仅仅筹款1万5千元。

  6月18日当天,柳午夷被从蒲城县医院转到西安的唐都医院最后又转到西安市红会医院,“孩子即使治好了,都会是一个瘸子”,红会医院医生告诉她。

  刘海英说,从6月12日到8月2日,女儿大大小小经过7次手术。有多少次她都是在手术室门口流着眼泪度过的,“孩子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没法活了”。医生告诉刘海英,目前孩子虽然生命体征平稳,但是感染不能控制,会引起骨髓炎、败血症等并发症。

  在西安市红会医院,躺在病床上的柳午夷用电话视频讲述了她的遭遇。柳午夷家住陕西省渭南市澄城县,她在澄城县城郊中学读初三。由于父母离异,虽然她的监护人归父亲,但是父亲很少管她。

  3月22日,她就和其他人来到邻县的蒲城县,在这里租了一个房子,想打工赚钱。后来她到一家叫“新皇宫国际”KTV陪侍,柳午夷说,是澄城县创新初中一个张姓女同学介绍她来的,这个女同学介绍她来了后就走了。

  柳午夷在这里主要工作是陪客人唱歌喝酒,每两个小时300元钱,她说经理姓连,经理从她们的陪侍费里面拿提成。柳午夷称在这里大概干了一个多月。

  6月12日凌晨约5点,柳午夷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有8个人跟着她。这8个人跟着她到了租赁的房子后,抢过了她的手机开始打她。“扇耳光,用脚踹”,柳午夷缩着身子坐在地上,任由她们群殴。柳午夷说,这伙人说她骂了其中一人。“ 被打的昏了过去,他们又用水和啤酒把我浇醒再打我昏昏沉沉的大概持续一两个小时候,我被扶起来坐在窗户上”,柳午夷说这8个人里面她认识几个,都是她们KTV店里的。

  最危险的时候还是来到了,柳午夷从3楼窗子上坠到一楼,就昏死过去,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面。8月2日,柳午夷说,“坐在窗户旁边,一个指头或一阵风都能把我捅下去,我已经神志不清,也不知道是自己坠楼还是被扔下去的”。但是柳午夷的母亲坚持认为自己女儿是被扔下去的。

  殴打柳午夷的7女一男,都是“新皇宫国际”KTV的,由于柳午夷面容姣好歌又唱得好,于是客人来了后点她陪侍喝酒的多。这样的现象引起其她陪侍者的嫉妒,于是其她陪侍者开始了上述群殴柳午夷的一幕。

  目前,警方已经将8名嫌疑人以涉嫌伤害罪将他们刑拘后转为逮捕。警方初步调查认为,柳午夷是自己坠楼的,而不是被扔下去的。

  8月2日,开屏新闻记者在蒲城县“新皇宫国际”KTV看到,这里大门紧锁。一楼金灿灿的装潢和楼顶金色的大字很是气派。

  附近其它商铺的老板说,大概一个多月前,这家KTV不知道为何突然关门,他说这里平时生意挺好的。通过外面的玻璃门看到一楼大厅红木凉椅和茶几上乱七八糟的摆放着打开的饮料瓶、烟头、餐巾纸等,桌子上尘土似乎说明很长时间没人来了。

  当地政法部门一位不愿具名的领导说,案件发生后当地公安部门非常重视,因为牵扯到未成年人,蒲城县检察院也提前介入,很快就将8名打人的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嫌疑人里面也有未成年人。

  由于组织未成年人陪侍,七八名组织者也被警方采取了强制性措施,目前等待检察院的批捕。加上此前的打人者,犯罪嫌疑人至少有15人。

  柳午夷告诉开屏新闻记者,KTV的女孩子有20名左右,像她这样的未成年人大约有5人。

  柳午夷的遭遇,也引起陕西省妇联、陕西省教育厅、澄城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刘海英说,澄城县政府多方筹集资金,包括蒲城县公安局、澄城县教育局、妇联等,已经筹款30多万元,她说自己发的水滴筹也筹款1万5千元。柳午夷说她希望通过开屏新闻,对关心她孩子伤情的人们表示感谢。

  刘海英说自己是离异家庭。2019年7月份,刘海英和丈夫离婚,她丈夫是澄城县一家煤矿的矿工,她是家庭主妇。离婚后,孩子的抚养权归前夫所有。

  2020年的大年三十,柳午夷被父亲接走后,刘海英说自己再也没有见到过女儿,她说这次孩子好了后,她一定要回抚养权,她要弥补欠下女儿的爱。

  柳午夷说,她上学时,由于学习不认真,经常在班级被老师扇耳光。回到家后,爸爸嫌她不上学,也打她。对于女儿好长时间没有上学,刘海英表示根本就不知情,“我确实骗了妈妈说我在上学”,柳午夷说。

  对此,开屏新闻记者多次致电柳午夷父亲,电话均无人接听,“他把女儿送到红会医院没几天就走了,再也不愿意管孩子”,刘海英说。

  随后,柳午夷的班主任在电话中说,“孩子不好好上学,作为老师能不管吗”?孩子没上学,是否通知过家长呢?班主任老师说,“我们能不通知家吗”?对于柳午夷所说的遭到老师的殴打的问题,这位女老师接电话后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对此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她情绪非常激动,“你们为何总找我们的漏洞?你们要采访必须要经过学校领导的同意”,但是,这位女班主任又拒绝提供校领导的电话。

  “我感染的地方很痛,我好了后,还是想返回学校”,视频中,柳午夷说。截止发稿时,渭南市政法部门表示将严厉打击这种侵害未成年犯罪的案例,有关部门称将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一次“打击未成年人陪侍”的执法活动。